第4章 他家的小宝贝终于觉醒了(1 / 2)

这是他们自从结婚以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之前他只是稍微碰了她一下手,她都是用84消毒水洗手消毒。

心脏再一次砰砰直跳,嘴角像是有两条线一样拉动着使它们上扬着。

不光是齐君白震惊到了,同样震惊得嘴巴合不拢的还有在场的其他所有人,尤其是烟头。

他是齐君白的心腹,跟着他很久了,也知道他和方穆沐之间的那些事情,眼前的这一幕是他连做梦都不敢梦到的一幕。

刚刚方穆沐冲过来的瞬间烟头就已经做好了保护齐君白的准备了,因为上一次她这样朝齐君白冲过来的时候手里攥着一个酒瓶子,过来之后一个酒瓶子直接砸在了齐君白的头上。

可是这一次……

她手里该不会偷偷藏着刀片吧?

烟头眯着眼睛绕着他们两个看着,看了半天也没看到方穆沐这刀片藏在哪里。

齐君白只顾着关心怀里的小人儿,没注意到烟头的偷窥。

小人儿在他的怀里痛哭着,刚刚还说了什么话,只是他因为一时没反应过来没听清给错过了,现在才听到她说的话。

“齐君白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呜呜……”

“沐沐。”他轻声唤着她的名字,想安慰她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甚至他连伸手去抚拍她后背的勇气都没有。

“没事的沐沐,没事的,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别怕。”

方穆沐听着齐君白的话顿时是一阵心酸,自己是他的妻子,是国家认定的夫妻。

可是,她却一次又一次的逃离他还和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计谋着抢夺他的家产,他非但不生气还一次次的原谅她。

每一次方穆沐主动对他示好他都认为是她回心转意了,可是她却不知好歹,一次次的伤他的心。

好在她经历了一次重生,认清了那些人的真面目,从今以后她一定会尽她的全力去对这个男人好,不再辜负他了。

想到这里,方穆沐将齐君白那双无处安放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然后自己伸手捧着他的脸,踮起脚尖将一个带着她满满愧疚的吻送上。

当着所有的人的面,她方穆沐宣誓从今以后定不负齐君白,否则抽筋扒皮,不得好死。

齐君白真是觉得今天晚上是他最梦幻的一夜了,先是经历了方穆沐的热情勾引他上钩但被骗,将人追到之后他的宝贝居然主动对他投怀送抱而且还主动献上一吻。

之前方穆沐对他热情的时候他有试过,她不爱他,所以不让他碰她。

但是这一次,齐君白觉察到了怀里的人儿的不一样。

沐沐,如果这一次你还是在骗我,我一定不会放过罗铭,绝对不会。

罗铭也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震惊到了,他不敢相信这是他家木头会做出来的事情,她的唇连他都没有吻过。

罗铭实在是忍不了了,他直接下车,重重的将车门关上,然后大步的朝他们走来。

齐君白一个抬眼烟头瞬间领会到,立即派人阻拦着罗铭。

司机也随即下车帮着罗铭,但是二人难敌众手,他们被齐君白的人远远的阻拦在一旁。

“木头,你干什么,你快回来,我带你走啊!”

带我走?

方穆沐睁开眼,转头看向了罗铭。

齐君白对于那唇上的温热离去有些依依不舍,抿了抿薄唇回味着刚才的甜美,嘴角上扬的弧度那是幸福的角度。

“罗铭,你的耳朵是被铝灌穿了听不进人话是吗?没听见我刚才在车里和你说的话?”

“木头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和阿莲我们……”

“你是想说你们是意外吗?”